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人家的博客

文摘

 
 
 

日志

 
 

潘玉良:从妓女到一代画魂   

2016-05-10 11:44:19|  分类: 文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赞美诗

从孤儿到雏妓、小妾,
 从一个艺术的追求者,
 到中国高等学府的教授,
 再到世界艺坛的著名艺术家,
 她用60个春秋书写自己的传奇一生。
 
出身苦难  

潘玉良(原名张玉良)   
生于扬州的贫民家庭,   
1岁时丧父,2岁时姐姐夭折,
 到了8岁连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去世。
 孤苦伶仃的她被舅舅收养,谁知舅舅好赌成性,为还赌债,丧心病狂的他竟然把13岁的玉良骗到芜湖,卖给了妓院,她拒绝接客,多次逃跑、自杀、上吊毁容都无果而终,换来的却是老鸨发疯般的毒打。
 没有了做人的尊严和自由, 
 她只是老鸨眼里的赚钱工具,
 每天迷迷糊糊醒来,
 她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我会出去的,我会出去的...  

奇遇丈夫 

在妓院第四个年头,赶上海关监督潘赞化来芜湖上任,当地乡绅为讨好他,派玉良去引诱他。未曾想玉良在跟潘赞化游玩的过程中,看到正直的他,突然哭诉着跪在地上说出了真话。
 “他们把我当鱼饵,想引潘大人上钩,一旦你喜欢上我,就跟你讨价还价,好方便货物通关,否则就告你狎妓不务正业,败坏你的名声,我知道大人是正派人,千万别赶我回去,我只求在你身边做一个佣人。”  
潘赞化被她的诚实与真情打动,   
冒着嫌疑,不顾声誉,   
在陈独秀的证婚下,   
把她纳为了二房。  
新婚之夜她改张姓潘,  
一来为了表达对丈夫的感激,  
二来表示自己新生活的开始。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婚后不久她随丈夫来到上海,  
告别伤心地,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在新的环境中她如饥似渴地学习,   
长进令老师震惊,  
而偶然间经过邻居洪野先生的窗口,  
更是她人生的一大转折。  
她发现洪先生在作画,  
她屏气静气地看出了神,  
尽管每次都是静悄悄,  
最后还是被洪先生发现了。  
彼时洪野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色彩学教授,在看到潘玉良临摹自己的习作后,他大吃一惊,“这哪像一个完全没受过正规教育的人的习作!”   
在得到洪先生的肯定后,   
她激动地一夜未睡,   
而且在丈夫和老师的鼓励下,  
报考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在校期间她异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每天她沉醉在艺术的冲动中,顾不上休息,一幅《裸女》的画作在师生联合展览会上展出,一时引发轰动。  
校长亲自找她谈话:“玉良女士,西画在国内的发展受到很多限制,毕业后还是争取到欧洲吧,我给你找个法文教授辅导你。”  
 
巴黎国立美专

1921年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和支持后,她只身前往欧洲,先是求学于里昂美专,后又进入巴黎国立美专,跟徐悲鸿成了同学。  
短短两年后,她的绘画天赋获得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康洛马蒂教授的赏识,直接升入该系三年级学习,成为该院的第一位中国女画家。  
远在异国的她哪会知道,  
国内政治风云变幻,  
她丈夫也受牵连丢了官职,  
本来就少的留学津贴更是时断时续。  
一连4个月没收到家信和津贴,  
即便节衣缩食, 
 她也不得不饿着肚子上课,  
身体虚弱地走路都要吃力,   
要强的她不想告诉任何人。   
咬咬牙休息片刻,  
继续学习!   

回国

1928年结束9年的异国艰辛,  
带着学成归国的圆满与喜悦,  
她受聘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西画系主任。  
后还应徐悲鸿聘请,  
任南京中央大学油画教授。 
 回国后,她第一次画展,就震惊中国画坛,此后几次画展都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不少美术青年不远千里而来,向她讨教绘画的技法。就在其事业的巅峰期,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   她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  
美术界的义展义卖活动, 
 结果却受到一些无耻之徒诽谤  
“妓女不能玷污象牙之塔”。  
甚至在第五次画展中她呕心沥血创作的,鼓舞人们抗战斗志的大型油画《人力壮士》,在画展时被划破,而且还贴了张纸条“妓女对嫖客的颂歌”。  
出国前的她也曾梦想: 下一次以更好的姿态, 踏进潘家大门。  
谁知即便已是知名教授、画家,仍不能被潘赞化的大夫人接受,多次戳她出身低贱的痛处,让她不堪其辱。   多少年了, 有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的过去。  
不愿意让丈夫为难的她,借为参加巴黎举报的“万国博览会”和举办个人画展的机会,再次赴欧,而这一去就是整整40年。  

40年一人在国外 

在巴黎她的生活圈子很窄,一个人住在顶楼的小房间,住房兼画室,生活清苦但是勤于作画,有时候一天到晚在家作画都不出门。她吃不起肉,偶尔会去市场买点别人挑剩的鸡爪,即便如此她也坚持给潘赞化一家寄些零用。
 在巴黎这样高消费的城市,  
她不得不靠卖画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但她不会经营推销自己,  
历年来卖画较少。  
尤其到了晚年,  
年老体衰,入不敷出,  
只能靠补助金维持生计,   
一个人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  
1960年丈夫病逝,听到消息的她悲痛欲绝,忧郁成疾一心想回国,中法建交更是极大鼓舞了她,她写信给儿子,让他办理回国探亲手续,无奈不久“革命”烽烟再起,她未能成行。  
1977年7月22日, 在贫病交迫之中, 她默默地离开人世。  
40余年没能和丈夫团聚,最终客死异国他乡,后人只能将她的衣冠与丈夫葬在一起。  
在她不平凡的一生之中,她留给世人2000多件艺术作品,在美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等国举办过个人画展,还曾荣获法国金像奖、比利时金质奖章和银盾奖、意大利罗马国际艺术金盾奖等20多个奖项。  
60年代,法国最大的博物馆卢浮宫收藏了她的油画作品,从此她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卢浮宫的画家。  
 
结语

就是这样一个弱女子,  
在艺术上的成就绝不亚于  
齐白石、徐悲鸿,  
她创造了艺术的传奇,  
人们给予她“一代画魂”的美誉。  
的确,作为女人她是悲惨的,生逢乱世,饱尝生离死别之痛,成就斐然却依旧不被亲人接受;但作为女画家她是幸运的,她的颠沛流离,她的漂泊不定,她的眼所观心所感,都成了她画笔下无可替代的艺术言语。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