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人家的博客

文摘

 
 
 

日志

 
 

郭于华 黄斌欢:世界工厂的“中国特色”  

2014-07-30 08:07:26|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于华 黄斌欢:世界工厂的“中国特色” - 看水老农 - 看水老农的博客

        中国劳工问题的严峻性,特别是工人阶级的形成,并不能因为国际学界惊呼中国正在成为一座“世界工厂” ——中国正在形成世界上最庞大的产业工人阶级 (沈原,2007:165),就不成其为问题。沈原在“社会转型与工人阶级的再形成”一文中首先关注到卡尔·波兰尼的“能动社会”理论以及“社会分析”与 “阶级分析”的关系(沈原,2007:173-191);进而在“社会的生产”一文中,又探讨了市场转型期的三大阶级,即农民、工人和中产阶级,通过各自 的维权抗争,生产出片断的、零碎的公民权,如劳工从维护“劳动权”走向公民权的过程(沈原,2007:293-297)。这一分析首次将中国工人阶级研究 与公民权理论联系起来。潘毅和卢临晖等的研究用“未完成的无产阶级化”对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加以描述。所谓“未完成的无产阶级化”是指保留了小块土地的农民 工家庭实际上保留着小私有者的尾巴,使得他们不可能像经典意义上的无产者阶级那样一无所有,可以彻底地融入工业生产体系和城市生活。进而,中国农民工无产 阶级化的过程和路径决定与塑造着中国的新工人阶级(潘毅等,2009;卢晖临、潘毅,2014)。 但这些研究并未充分探讨在中国特定的制度背景与转型过程中,工人阶级的形成与公民社会的生成有着怎样的关系。

   如果我们着眼于如前所述的“中国特色”的“世界工厂”中农民工群体的真实处境和造成其弱势的结构性原因,就不难理解,新工人阶级不会随着资本的全球化和中 国的“世界工厂”化而自然形成,农民工的“未完成的无产阶级化”乃至完成的无产阶级化都不是促成或制约中国工人阶级形成的根本要素。中国劳工在成为真正的 公民并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之前,难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工人阶级。或者说,对工人而言,公民的基本权利就体现为各项劳动权利的实现和保障、劳工的组织化权利 的落实。可以说公民权利是工人阶级形成的前提条件。

   在各项劳工权利中,表达权和结社权尤为重要。此二者是建立有效的劳资双方的利益博弈机制、均衡劳资关系的重要渠道。首先,目前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尝试的 “工资共决”,正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机制的一个组成部分。应当使工人有权利、有能力参与有关自己切身利益的工资、加班、劳动时间、劳动条件、劳动保 护等事项的决定过程,通过谈判、协商、讨价还价、合法抗争等方式实现自身的合法权益。第二,建立劳资双方利益博弈机制的组织建设是工会职能的转变与落实, 这要求把宪法规定的保障公民的结社权落到实处。工人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能够真正代表其利益的工会组织:这应该是现有工会组织职能的转变,也同时是现有工会 体系在基层工作场所的延伸和具有功能;如若这两点都难以做到,则应允许劳动者自发组织工会。有组织的力量才能使劳工的利益诉求得以凝聚和表达,使弱势的劳 方具备与资方谈判的能力,并在必要情况下通过有组织的、合法的抗争向资方施加压力,使劳资双方的利益和权利得到适当的实现和保证。第三,要承认罢工的合法 化。由于掌握的资源和权力的差别,劳资双方力量悬殊,作为弱势群体的劳动者一方,有时只能把唯一的资本——劳动作为其维权的手段,即通过罢工获得应有的经 济权益,包括工资和福利待遇等。就国际范围而言,罢工是工人用和平方式维护其权利的最后手段。此外,罢工作为一种施压机制,也有利于平衡劳资双方力量,促 使谈判、协商机制得以运行(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2010a; 2010b)。 上述劳工权利的实现,本身亦是争取公民权利、建设公民社会的题中之义。

   综上所述,转变“低人权优势”的发展模式(秦晖,2008),更要靠工人自组织的力量和社会的力量,这需要波兰尼(Karl Polanyi)意义上的“能动社会”(Active Society)的建设。所谓“能动社会”是指与市场扩张相抗衡的社会的自我保护运动,面对市场的侵蚀和资本的膨胀,社会本身展开动员,产生出各种社会规 范和制度安排,诸如工会、合作社、争取减少工作时间的工厂运动组织、争取扩大政治权利的宪章运动,以及政党的初步发展等,以此来抵御和规制市场(波兰 尼,2007)。 就中国社会的现实而言,以能动社会的建设为先导,同时推进公民社会的建设,也许更为可行。劳工阶级的出路在于形成自主的社会力量

   不是被册封的“领导阶级”,而是能够主张自身权利的“自为阶级”;不是“未完成”或者已完成无产化的弱势群体,而是能够把握自己命运的自主的社会力量;不 是被组织、被赋予阶级头衔的劳动人群,而是自组织并且在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抗争中成长为作为公民社会主体的工人阶级。简而言之,中国新工人阶级的形成与中 国公民社会的发育当是同步进行的过程,或者说劳工运动本身就是公民社会建设的重要构成部分。工人的公民化过程,劳工权利亦即公民权利的获得与保护是解决劳 资矛盾和转型正义的根本问题,而这一转型的进程将表明:中国工人阶级不再只是一个受苦受难的阶级,而将成为一个有能力自觉地干预历史进程的社会主体力量。 就此而言,劳工阶级的出路也是整个中国的出路。



                 阅读全文请移步--------郭于华 黄斌欢:世界工厂的“中国特色”——新时期工人状况的社会学鸟瞰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