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人家的博客

文摘

 
 
 

日志

 
 

孙立平:还能回到法治的轨道上来吗,怎么回?  

2013-07-07 20:31:34|  分类: 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立平:还能回到法治的轨道上来吗,怎么回? - 看水老农 - a2pm0925@163.com

第一个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这个政府还能不能在整体上真正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转的问题。前

 一段时间江平教授就讲过一句话,说在维稳当中中国的法治是一个大倒退。最近这些年,我们对法治的破坏已经不是一般的破坏了。我觉得这个破坏表现的最为突出的,最为严重的是在什么地方呢?是这些年我们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和法治国家、法治社会完全格格不入,而且是越走越远的这样一种政府的运作模式。


为什么这么说呢?各位可以想,一个依法治国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你一届政府也好,政府的领导人也好,办事人员也好,最高的原则是执行规则,执行法律。但是,假如说就是严格的按照规则,按照法律来办事儿,这事儿没办好怎么办?首先不能追究你的责任,不能拿你乌纱帽是问,首先得反思这个规则是不是有问题,然后通过改进这个规则,改进政府的工作。但是,各位可以想,在最近这些年维稳的过程当中,我们形成了一种什么的政府的运作模式呢?最简单的说,就是我就要一个结果,怎么做,我不管。这个模式可以说是一个极为恶劣的模式。你看我们现在维稳是这套,反正你这个地方不能出事儿,怎么不能出事儿,你自己想办法。计划生育是这一套,反正孩子不能生下来,至于怎么不能生下来,还问我吗?自己想办法去。包括现在日常工作的运作,我们都是这样了,前几天我碰到一位税务局长,他说我跟谁讲理去,我今年税收任务的增长就是20%,我们这破地方今年经济增长7%都到不了,但是税收增长就是20%,市政府定的硬指标,怎么去征,你自己的事儿,你想办法,你征得来征不来,征不来趁早说话,有征得来的,把这局长让给别人当就行了。


现在我们很多的事情都是这么运作的,结果是什么呢?我前些天提出了一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太难听了,一般我不愿意说这个概念,我把它叫做"作恶授权"。在这样一个政府的运作模式当中,你可以看到它实际上有一个授权的过程,就是我默认甚至鼓励你用违反规则,违反法治的方式做这个事情。为了达到我的目标,你可以不择手段。所以,我觉得现在对于法治的破坏,不是那种支离破碎的破坏,而是形成了一个整个的和法治社会格格不入的政府的运作模式。这是我当时讲这个问题的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刚才我说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还能不能真正回到法治的轨道上来。我们现在政府老讲依法治国,依法治国,各位可以想,哪儿这么简单的事儿?有人把它想的比较简单,说我今天破坏法治了,明天不破坏了,回到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不就依法治国了吗?但是,哪儿这么轻松的事儿?你今天说回到法治的轨道,我按照法律办事,昨天的事儿怎么办?你刚做的,用违反法律的方式来做的,你解决不解决?那把昨天的解决了,前天的一堆这事儿呢,都跟这差不多,你怎么办?所以,现在我觉得,从现实来说,我们现在能不能真正的回到法治轨道已经是一个问题。所以,今年年初我写过一篇文章,说了一句话,叫"走远了,回头都难"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从世界上很多地方来看,在社会转型时期,很多地方都面临过这个问题,包括台湾蒋经国转型的时候当时也面临过这个问题,当时叫历史共业,有点历史遗留问题的意思,最大的历史共业当然就是"二二八"了,这大家都知道。


从世界上各个地方的情况来看,如果还能够用体制内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第二个办法都没有。什么办法?拦腰一刀切断,做一个切割,从今天开始,重打鼓另开张。老问题老办法解决,新问题新办法解决,把过去的问题作为历史遗留问题,想个办法一揽子解决,然后从今天开始重打鼓,另开张,轻装上阵,不留后患。我觉得现在中国的问题已经是这个问题,越早回这个头,越及早切割越主动,越晚越被动。而且如果拖下去,将来能不能切割都是一个问题。因为切割是需要条件的,要有一个宽松的氛围,政府有决心,有诚意,老百姓有宽容,有谅解,这样才能进行切割。


那么现在中国还有没有切割的条件呢?我个人的看法,还不能完全说没有,但是已经相当的不乐观。我还得说一句比较难听的话,我觉得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老百姓还残存着一点对我们政府的信任和感情。由于这一点,有的问题真的解决不了了,有时候你道个歉,意思一下,有的人说不定还会感动的泪水涟涟。但是我觉得,问题泪水涟涟可能涟涟不了几年了,5-10年到头了,十年可能到不了,五年可能差不多了。如果到时候他都泪水涟涟都不泪水涟涟了,那怎么办?那就说明切割的条件已经失去,切割的机会已经错过,切割都已经不可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时候只有唯一的一条路,什么路?武力维稳,谁不服,我就镇压,能维一天是一天,小车不倒只管推,哪天倒了哪天算。如果要走到这条路上来,我们这个社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所以,现在我觉得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特别是在"十八大"之后中国开启新的十年的时候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得意识到,我们现在是站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上,可能历史给我们留下的就是这一次的机会。现在,需要我们有一种历史的责任感,历史的担当,真正有勇气,通过一场改革做这个切割,然后把这个国家真正的引向法治国家的轨道,那将来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