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人家的博客

文摘

 
 
 

日志

 
 

曹建海:治理房地产和金融混乱重回实体经济  

2013-11-03 23:11:05|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房地产和金融业过度繁荣且管理混乱的局面,与实体经济特别是农业、制造业的凋零,属于同一经济整体结构失衡的正反面。例如,只有200多万人的房地产开发业和地方政府土地经营机构,2011年经营收入达9亿元,超过了包括农林牧渔在内的大农业总产值的8.63万亿元,而后者就业人口高达2.6亿元。

金融业的暴利更是令人触目心惊的。以国家规定存贷款利率和利差的银行业为例,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国内银行业总资产规模突破128万亿元,中国银行业成为国内金融系统的重要支柱。从盈利能力上看,2011全年中国银行业净利润达1.04万亿元,伴随着宏观经济整体下行,尽管银行净利润增速放缓,今年前三季度16家上市银行仍净赚8127亿元。与此同时,以银行理财产品、私募股权投资、信托产品、委托贷款等为名的影子银行业务,其利率更是达到了14-30%甚至更高,成为吞噬各行各业利润的重要工具。目前国内影子银行主要集中在三类,其一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及项目公司,其二是部分房地产企业,其三是信贷可得性差的民营企业。尤其是2010年后地产调控和融资平台清理,两者均出现资金链紧张,被迫寻求外部融资。

按照常规的看法,房地产开发盈利能力强,但是比起金融业,则后者的盈利能力要高得多了。经济发展需要金融业,但金融的作用得有一定限制,必须促进实业发展而不是阻碍甚至限制其发展。房地产和金融业的混乱,根子还在于房地产的过度发展,导致宏观经济被迫因为房价的大涨而被迫多次调控,进而引发实体经济的大起大落。国家为了稳定经济增长速度,多次实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支持作为经济增长动力的政府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这引起了社会流动性的泛滥,各种炒风日盛,最后定格在各种形式的“炒钱”上,这是“影子银行”产生的基本背景。由于“房地产金融漏斗”的作用,导致国家为发展实体经济的信贷资金,绝大部分流入房地产领域和其他炒作领域。这种局面如不改变,信贷资金投放最终必然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

解决上述的关键是消除房地产泡沫。有人说中国不能承受泡沫破裂之重,因此我们要拼命维护泡沫。这是最为荒唐的逻辑!笔者认为,泡沫破裂只是早到晚到的问题,不存在安然通过的问题。重要的是,泡沫破裂之后,我们该怎么办?不是做阻止泡沫破裂的无效抵抗。

消除房地产泡沫,需要从两个方面发力:一是打破房地产开发商开发建设住房的垄断权,给包括农村集体土地开发建设的房屋发放平等的房屋产权证明,实现住房供给的多元化;二是严格打击住房投机,通过公布房屋产籍信息和对多套住房拥有者征收累进税率的房产税,促进存量过剩房屋流向市场,则房价必然面临大幅回落从而带动住房消费的路子来。

在金融领域,应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中国影子银行的发展是由于银行收紧信贷,企业资金链收紧,被迫寻求资金救急;另一方面,较低的实际利率甚至负利率促使私人部门存款离开银行体系,把钱投到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去。因此,逐步放开银行信贷管制和存款利率上限,让资金价格“随行就市”,可以解决“影子银行”产生的根源性问题。其次,要建立“影子银行”的监控体系,加强影子银行体系透明度,建立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之间的防火墙,对银行体系内的“影子银行”活动和体系外的差异化处理。同时,密切关注银行同业间的业务创新,把控银行将同业经营风险扩大甚至向外转移,避免“欧美式”影子银行体系的轰然倒塌。

在消除地产和信贷泡沫的基础上,应大力发展农业、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实体经济,特别要关注农业、农民和农村“三农”问题。目前农民贫困的原因不在于没有进城,而是政策对农产品价格的管制,特别是以补贴为名义压制农产品的价格机制,导致农民的农民的劳动和投入根本无法收回。为何创造财富的人最穷,而炒房炒楼者如此富有?这是我们必须严肃考虑的一个问题。

对于农民,提高收入显然比什么城镇化、现代化要重要得多。提高农民收入的手段,不仅要城市放开农民进城务工和生活居住的各种限制,特别是户籍的限制;对于留守于农村的农民,则应逐步放开农产品价格的管制,使农产品价格稳定在农民人工和生产资料投入成本之外,仍有正常的利润空间;彻底改变地方政府、企业和开发商变相低价征收农民土地局面,维护农民对非农开发土地的权益;基于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原则,通过补课的方式,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为农民的居所建设污水管道系统;逐步推进城乡社会保障的一体化,推动农民和城镇居民的保障平等。

发展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主要不是依靠政府产业规划,而在于打破国有经济对一些经济领域的垄断;在自由竞争的前提下,充分发挥企业家精神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本着专注、着眼未来和民生关怀理念,满足公众日益增加的消费需求,以消费需求促进产业和经济发展;政府的职责,不是大规模基础建设投资,不是指定产业规划和产业政策,而是限制行政垄断,为企业的经营创造公平、稳定、可预期的外部经济环境。

 

                                     摘自《中国爆发债务危机并非危言耸听》 的结论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